<sub id="9rtdz"></sub>

        <sub id="9rtdz"></sub>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任正非:如果華為還活著,歡迎你們再來!

        摘要:3月25日,任正非再次接受《華爾街日報》的采訪。他表示,我們克服困難的能力越來越強,面對的困難和遇到的挑戰會越來越少,我們有信心實現今年的銷售目標和利潤目標。

          ICC訊 3月25日,任正非再次接受《華爾街日報》的采訪。他表示,我們克服困難的能力越來越強,面對的困難和遇到的挑戰會越來越少,我們有信心實現今年的銷售目標和利潤目標。

          他還表示,華為未來幾年的發展只會比2019年、2020年更好,因為我們知道自己哪個地方痛,要在哪個地方醫治,相信未來幾年會變得更加健康。華為經歷了這些教訓以后會總結,像爬坡一樣在緩慢爬。公司在爬坡的時候,由于生理原因,我在下坡了,陪不了他們爬高山了。求一個平均數,最后這個世界就是平的。

          如果華為還活著,歡迎你們再來!

         以下為采訪紀要全文:2020年3月25日

          1、NeilWestern,亞洲商業編輯:任先生,非常感謝您抽出時間再次跟我們交流,很遺憾這次我們無法到現場跟您面對面交流。由于新冠疫情,很多人只能在家遠程辦公或在家隔離,希望您一切安康。您能跟我們分享一下這次疫情對華為的業務造成了哪些影響嗎?

          任正非:這次疫情對我們的生產、銷售、交付是有一定的影響的。我們公司是從2月1日開始上班的,工期上沒有耽誤,員工陸陸續續到達,從最初70%、80%、90%……逐步到達了一定比例。主要是有些地區還在封閉隔離中,部分員工不能完全到齊。當我們復工能力達到90%的時候,有些配套廠家生產數量還是提升不上來,疫情對他們有影響。很多小公司、小工廠沒有衛生防疫條件,當地政府不允許他們開工。我們就幫他們解決防疫問題,幫助他們說服當地政府,在確保健康安全的情況下,讓他們開工。此外,國際物流也有影響,現在國際航班數量大幅度減少,空運費用上漲3-5倍,這對我們有影響,預測一季度計劃有適當下降,估計年度計劃不會有影響。

          DanStrumpf,駐香港科技記者:您剛才提到華為下調了一些目標,您指的是收入目標還是其他財務指標?能具體說明一下嗎?

          任正非:是一季度收入目標。

          DanStrumpf:收入目標下調了多少?能提供一些具體信息嗎?

          任正非:下調數字的統計估計到4月中旬才能出來,實際下調是很微小的。原因是一些配套的部件、以及有些國家的發貨通關受影響,另外,人們還處在家里自我隔離狀況下,工程也會受到一些影響。但是對我們來說,總體影響不大。

          DanStrumpf:針對您剛才提到的隔離、通關等問題,華為是一家全球化公司,但在當前局勢下跨境通關難度大幅提升,很多國家實施了旅行禁令。在這種情況下,華為如何在全球市場開展競爭?另外,目前的局勢對您的個人日常生活和公司管理有何影響?

          任正非:首先,管理公司就像現在遠程采訪一樣,工作也可以采用遠程辦公、遠程會議的方式。第二,我們減少員工的流動,本地員工在本地流動,跨境流動減少。第三,現在一部分國際合同都是擴容項目,在機房完成,通過軟件提升來實現,并不需要在野外作業。所以,現在我們的合同銷售還可以繼續增長。

          DanStrumpf:這一局勢對您的個人習慣以及華為的日常工作有何影響?你們的工作發生了哪些變化?

          任正非:沒有不同的習慣。我們高層領導過去就是開會、改文件,把文件發出去,大家按文件辦事。過去是這樣,今天也是一樣,沒有太大改變。現在是遠程視頻開會,基本不影響。過去一定要飛過去面對面,現在不需要飛過去,因為即使飛過去,也需要隔離,只能視頻,那何必要飛過去呢?

          DanStrumpf:等一切恢復正常后,您覺得你們目前做出的一些調整,如召開更多的遠程會議、減少國際出差,未來還會繼續保持下去嗎?

          任正非:我想,人類社會將會走向信息社會,IBM形容它是一個村,叫“地球村”。當然,也包括飛機很快抵達一個地方,也是地球村的一種形式。以前這個地方到那個地方,我們需要坐輪船好幾個月,更古時期先輩只能坐木帆船跨洋漂過去,是相對比較來說。現在先進的通信網絡條件下,我們通過視頻會議聊天就如坐在旁邊一樣,只是說喝杯咖啡,不能用舔屏幕的方式來完成。除了需要親身體驗的方面,遠程信息交往會增加,比如中國疫情期間,有幾億孩子是在家里通過網絡教學的,特別是美國、歐洲這些國家很多學生都在接受跨國網絡教學。當人們形成習慣以后,不會隨便拋棄這個方法,當然可能減少或縮減,但不會拋棄。我們作為設備廠家,就是努力去滿足客戶對這方面的要求。

          NeilWestern:任先生,我知道您經常在世界各地跑,與華為的基層員工面談。現在,您怎么跟他們保持溝通,并從他們那里獲得反饋?

          任正非:正因為我過去跑遍了艱苦貧困的國家,了解他們過去是怎么工作和生活。今天進行視頻溝通、網上發表的意見,能想象到他們今天怎么工作和生活的,要改進哪些環境和條件來支持他們工作。我們過去的經歷對今天帶來影像上的貢獻。如果你沒有去過世界,你是不能夠感知世界的。現在我們雖然各自隔離在不同國家,實際上我們的聯系和溝通沒有改變。

          2、NeilWestern:我們能聊聊過去18個月美國政府給華為帶來的諸多困難嗎?上次見面時,我們聊到了您的女兒。您最近有沒有聯系她?通過什么方式聯系?大概聊些什么內容?

          任正非:就是打個電話,給一些生活上的問候。她的媽媽和丈夫在加拿大陪她,她不是很孤單。

          NeilWestern:她面臨的刑事案件目前進展如何?您個人在這方面采取了什么行動嗎?

          任正非:我們沒有刑事犯罪,已經在美國抗訴了,還是通過在紐約東區法院官司的進展來確定這個問題。

          NeilWestern:您覺得加拿大政府要在這方面發揮一定的作用嗎?

          任正非:因為加拿大是一個法治國家,首先它的法律要公開、公平、公正,是一個透明的體系,加拿大司法體系會做出正確判決的。

          NeilWestern:所以,華為并沒有直接游說加拿大政府?

          任正非:不需要。

          3、DanStrumpf:我想聊一下你們在美國面臨的刑事案件。您應該也知道,美國政府擴大了針對華為的起訴書范圍,提出了新的指控,包括有組織的敲詐勒索指控。這是非常嚴重的指控,基本上把華為描述成犯罪型組織。您是否想直接就這些指控作出回應?

          任正非:我們肯定要在法庭上進行抗辯,不能美國司法部說什么就是什么,它說的并不代表最后的結果。

          DanStrumpf:我想問一下華為過去一年所采取的策略。很感激您去年接受我們的采訪,當然您也接受了其他媒體包括電視臺的采訪。去年,華為針對美國提起了多項訴訟。相比之前,華為過去一年在跟美國政府打交道時,采取了更加激進的策略。鑒于美國對華為還是和過去一樣強硬,您覺得過去一年采取的策略有效嗎?針對華為狀告美國政府的其中一項訴訟案,法庭已經做出了不利于華為的判決。現在,美國政府又提出了針對華為的新起訴書。您覺得華為過去一年采取的策略奏效了嗎?

          任正非:不是美國政府說什么就是什么,還是要通過法院的判決,還是要通過美國司法系統的公平、公正、公開,來一個個解決。

          NeilWestern:您剛才提到,華為相信美國的法院會作出公平的判決。針對這些指控,華為的抗辯策略是什么?

          任正非:我們還是通過美國律師與美國法院去交涉。

          4、NeilWestern:在過去15個月中,華為采取了一系列高調的舉措,例如您接受媒體采訪,華為在美國和其他國家采取的法律舉措,并在很多國家針對美國試圖說服當地政府禁用華為的行動進行了強有力的反擊。現在來看,您覺得過去15個月華為的策略有沒有起作用?如果起了作用,能不能舉一些例子,具體起了什么作用?

          任正非:作用肯定是起到了。最初天空是一片漆黑的,美國說什么是什么,因為美國是強勢的國家、強勢的政府,一般大家對美國政府是很信任的。隨著時間推移,真相越來越多被披露,天空逐漸變成深灰、中灰,我們希望逐漸變成淺灰色,讓社會知道華為是什么樣的公司,增強對我們的信任。我們還是在美國的西方盟友國家做生意,因為我們與這些國家的客戶往來幾十年了,這幾十年積累的信任是寶貴的,他們不會輕易被施壓一下就放棄選擇華為

          再過幾天,我們將公布經過審計的2019年財務報表,我們去年的銷售收入增長接近20%,利潤大幅度增長,就證明了客戶對我們的信任并沒有因為美國對我們打擊而產生影響。今年我們在計劃上比去年還有一定規模的增長,今年的研發經費比去年將增長58億美元,去年研發經費150億美元左右,今年可能超過200億美元。我們克服困難的能力越來越強,面對的困難和遇到的挑戰會越來越少,我們有信心實現今年的銷售目標和利潤目標。這場瘟疫過去以后,人們更加體會到先進的信息技術在應對瘟疫問題上也有很大價值,人們可能會加快網絡建設。我們擔心的是,我們沒有那么多設備供應世界。這都證明我們這十幾個月以來努力的結果是正確的。

          NeilWestern:我想追問一個問題,稍后再回到研發方面。您剛才是說,在您看來,您提到的很多國家都不再相信特朗普政府有關華為的說辭,而是相信華為給出的保證,是這樣嗎?

          任正非:我不清楚人們為什么不相信特朗普,他在美國選民中的支持率不是很高嗎?美國人民是很聰明的呀。

          5、DanStrumpf:順著您剛才說到的幾個問題。您提到,今年華為碰到的困難會越來越少,您為什么有這樣的感覺?對華為而言,哪些方面的工作會變得越來越容易?另外,您還提到您有信心達成今年的財務目標。能具體說說你們有哪些財務目標嗎?

          任正非:第一,我們投入了這么多研發經費,也收縮了一些不夠健康的產品線,把那些減下來的優秀工程師調到主產品線來,我們今年會把產品和服務做得更好。財務成績還是取決于產品的質量、服務的優良以及客戶的信任,從這點來說,華為全體員工都奮起努力去實現目標,我們相信目標是可以實現的。也歡迎你們明年一月份來采訪我們,那個時候可以告訴你們我們的生存狀況。

          NeilWestern:我們也非常愿意明年再來采訪您。剛才您提到2020年華為研發預算會增加58億,能否具體介紹一下這筆預算會用在哪些產品上?您最看好哪些業務?

          任正非:與我們過去產品的方向完全一致,沒有出現新的東西,只是增加了投入強度。

          6、NeilWestern:回顧2019年,在您看來,華為取得的最大成就是什么?是不是英國允許華為參與5G網絡建設的決策?如果是的話,華為在決策達成過程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任正非:2019年我們取得很大成功,首先要感謝特朗普先生。因為他在全世界有那么高的威望,他那么重視華為,本來很多人不知道華為,或者將信將疑,特別是中國也有一部分人不相信華為,覺得華為是不是在忽悠。特朗普“舉棒一打”,別人就覺得華為原來還這么厲害,還不趕快買華為的設備,還等到什么時候?應該是特朗普先生幫了我們大忙,這一點我們要感謝他。

          我們公司本來也是散趴趴的公司,因為幾十萬人很難凝聚得起來。戰略部起草了公司的愿景和使命:“把數字世界帶入每個人、每個家庭、每個組織,構建萬物互聯的智能世界”,希望統一員工的意志,這些口號其實華為員工也不一定都相信,也不一定都足夠努力。但是特朗普一打我們,所有員工都知道死亡快來了,如果不努力我們一定會死掉的,嚇得每個人都很努力。基層太努力了,導致這個“車子”跑得太快了,我總是覺得要踩剎車,不能允許他們跑太快,否則會把這個公司拉斷的。這樣基層有很大的干勁,我們高層有很大的冷靜,這就是我們勝利的基礎。

          NeilWestern:您認為經過特朗普的打壓后,歐洲、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等國家和地區是否意識到了華為的實力?相比打壓前,他們是否更加認可華為是一家技術巨頭?

          任正非:應該說是有影響,澳大利亞、新西蘭、美國……并不相信我們,他們的一些運營商可能也受到影響,但也是博弈。有些客戶還是信任、了解我們的,因此我們有穩定增長的信心。

          7、DanStrumpf:我想問一個具體問題。華為去年對美國提起了一系列訴訟,我也曾前往華為園區出席華為起訴美國政府的新聞發布會,對這些訴訟進行了大量報道,并密切關注其進展。我想知道,對美國政府提起一系列訴訟是不是您的決策?我知道華為內部關于這項決策有著不同的意見和聲音,您是怎么處理這些不同意見的?

          任正非:第一,我們在美國是被迫應戰,不是主動開戰的,美國“棒子”已經打下來了,不能左邊挨了打,然后右邊又伸過去再挨一棒。所以,在這個問題上是被迫在法庭上起訴。關于這個問題,你應該采訪我們的律師,讓律師告訴你們。對這個問題,我們內部是比較一致的,沒有矛盾。

          但是,這不涉及到普通員工,因為他們就是多產糧食和增加土壤肥力,公共關系和法務的問題由專業部門去解決。普通員工有什么思想,我們不清楚,并不需要去了解,他們的主要責任是搞好生產。我們內部沒有分歧,不需要協調。

          如果美國政府撤銷對我們的訴訟,我們也可以撤銷對美國政府的起訴。但是,美國現在沒有表示,所以我們還在積極準備。如果美國還有什么“棒子”再打下來,我們還要準備再接這根“棒子”。總不能什么都沒有準備,一棒打到“天靈蓋”上,我們就死掉了。因此,還是要用手擋一下,要努力準備防御性手段。

          8、NeilWestern:在無法使用谷歌安卓系統的情況下,華為推出了自研操作系統和應用生態系統。這方面華為已經取得了多大的成功?前景如何?

          任正非:我們的操作系統已經開源、開放,HMS將隨著P40走入市場。當然,與老牌的蘋果、谷歌相比,我們還是有差距的,但也有一些特色,所以我們還是決心要走入市場。我們做這件事情是被迫的,因為沒有安全感,如果還用別人的東西,下次再被別人斷供怎么辦?是斷供把我們逼上梁山的,我們必須努力去把耽誤的功課補好,否則無法再立足在這片土地上。

          NeilWestern:華為近期有沒有跟谷歌直接溝通?

          任正非:不知道。

          DanStrumpf:今年到目前為止華為在中國和海外的智能手機銷量如何?

          任正非:應該是增長的,但是增長的數量我不太清楚。我只知道現在中國市場的銷量每天大概在45萬部左右,國際市場是有衰退,這樣大致判斷。四月后開始增長,每個月的銷售量預計大概是2000多萬部。但是由于這次瘟疫出現,我們的平板、電腦……有關業務的銷售量是5-6倍的增長,這些平板已經預裝了我們HMS操作系統。

          DanStrumpf:您認為是什么原因導致海外智能手機銷量下滑?華為怎么做才能扭轉下滑趨勢?

          任正非:對于海外市場,我們眼前還沒有更好的增長手段,但是我們正在彌補這些問題。

          9、DanStrumpf:任先生,我想稍微轉變一下話題。我讀了您這些年撰寫的很多關于華為的文章。很多內容是關于您的過去和您對美國各地的訪問。在美國的所有技術企業家中,誰對您的啟發最大?我知道您寫了很多關于IBM的文章,如關于郭士納的文章。您也曾多次訪問這些公司。誰啟發了您,或者說誰引領了您?

          任正非:整個美國的科技界都是讓人感到振奮的,硅谷不滅的燈光,這種奮斗精神都給我們注入了巨大力量。不僅是喬布斯、比爾蓋茨、郭士納,也不僅是谷歌、Facebook、亞馬遜……,很多中小企業的創新精神都值得我們學習,給了我們很大鼓舞,美國的創新土壤還是非常肥沃的。美國在未來人類信息社會中還會擔負最重的責任,因為信息社會的發展速度很快,美國有這么強的能力,特別那么多名牌大學,而且大學的教育質量也非常高,這些都是美國振興的重要基礎。

          美國這個國家是高度注重教育的。一個生病的年輕人用幾十英鎊創辦了哈佛大學;美國的鐵路大王創辦了斯坦福大學,因為斯坦福大學的開放、開明,才造就了硅谷。我認為,美國這種科技創新精神,這種踏踏實實努力奮斗的精神,都是我們長期要認真學習的。

          10、NeilWestern:據我所知,您創立華為時擔心中國在創新方面遠遠落后于全球水平。如今,與美國和全球相比,您認為中國的創新能力處在什么水平?

          任正非:中國這七十年來,從一個主體是文盲的國家到今天幾乎很少有文盲,教育有很大功勞。中國現在教育上還是沿著工業時期的道路在走,對孩子的創新精神鼓勵和表揚不夠,幼兒園里調皮的小孩總是挨批評的,媽媽總是在努力把他們教育成乖孩子,而且太多的考試把他們的天真給埋沒了。孩子是最富有想象力的,而且孩子的想象力沒有邊界,如果沿著窄窄的一條路往上走,越走邊界越清晰,創新的動力越被抑制了。現在衡量一個學生好不好,還是看考試成績,中國偉大的數學家華羅庚如果活在今天,他可能是考不上大學的。中國教育未來要像美國一樣,更加多元化,更多學術自由和思想自由,讓他們在不同的方向上獲得突破。

          美國把不同學校分成不同類型,有不同的教學方法。比如非常名牌的大學,功課非常重,晚上兩點能睡覺是功課輕松的時候,他們在上算法課的時候,晚上四、五點睡覺也是常事。而一般院校最主要是學習遵紀守法,在此基礎上主要培養他們謀生的手段,比如學學劃船、騎馬、打高爾夫球、滑雪……,他們認為這些人將來要走入社會做買賣,交朋友要有共同愛好。當然,他們還要完成基礎課程,但是沒有名牌大學、常青藤大學的課程負擔那么重。

          常青藤大學在入學考試時就要考核他們,比如去沒有去過孤兒院做過貢獻,給孤寡老人做過貢獻沒有?做領袖最重要的宗旨要愛這個社會,為社會服務。因為美國的名牌大學培養的是領袖,政治的、商業的、科學的……。他們的責任重大,必須愛社會,奉獻社會。越是重點大學,越不能培養精致的利己主義者,這樣社會才能振興。總的來說,美國現在的教育是領先中國的,否則為什么會有幾百萬中國青年到西方去留學呢?

          11、NeilWestern:中美關系會直接影響到華為,所以我相信您在領導公司的同時肯定也在關注中美之間的緊張局勢。

          任正非:首先,人類歷史發展本來就是崎嶇不平的,“世界是平的”只是一個理想,無法實現。最理想的狀況,世界就是一個丘陵地,雖然有挫折,這個坡我們還是能爬過去的,可是現在這個坡太高了,是高山了,阻力太大了。但是還沒有高過喜馬拉雅山,所以現在世界還在溝通著。我們只是希望這些障礙能逐步解決、逐步改善,從而促進世界生產的發展和人類財富的增加,才能根本解決沖突問題。

          12、NeilWestern:您如何看待未來幾年華為的發展?您將在其中扮演什么樣的角色?顯然,很多人在猜測您的繼任計劃。您對此怎么看?

          任正非:華為未來幾年的發展只會比2019年、2020年更好,因為我們知道自己哪個地方痛,要在哪個地方醫治,相信未來幾年會變得更加健康。華為經歷了這些教訓以后會總結,像爬坡一樣在緩慢爬。公司在爬坡的時候,由于生理原因,我在下坡了,陪不了他們爬高山了。求一個平均數,最后這個世界就是平的。

          如果華為還活著,歡迎你們再來!

        內容來自:CCTIME飛象網
        本文地址:http://www.noahsports.com.cn//Site/CN/News/2020/04/21/20200421070244077120.htm 轉載請保留文章出處
        關鍵字: 華為
        文章標題:任正非:如果華為還活著,歡迎你們再來!
        【加入收藏夾】  【推薦給好友】 
        免責聲明:凡本網注明“訊石光通訊咨詢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光通訊咨詢網,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我們誠邀媒體同行合作! 聯系方式:訊石光通訊咨詢網新聞中心 電話:0755-82960080-168   Right
        三级片电影网站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